唱了70年英国为什么要更改国歌?

如今,英国已然在平静中告别了长达70年的伊丽莎白二世时代,开始适应查尔斯国王治下的新生活。

由于英王的特殊象征意义,在位英王个人与英国诸多方面“绑定”,因此查尔斯的继位绝不仅仅是王室的事情,英国的货币、邮政、交通甚至是国歌等诸多“配套设施”都发生了变化。

例如,英国现在通行货币都印有伊丽莎白二世肖像,近年需要逐步更换为查尔斯三世。

国歌更换倒是最快的一项变革——将《天佑女王》中“queen(女王)”更换为“king(国王)”,“她”变为“他”,就变成了《天佑国王》。

原来,英国国歌视在位英王性别不同,同一首国歌有着两个不同版本,也就是《天佑国王》和《天佑女王》,而为了方便翻译,一般统称为《天佑吾王》。

查尔斯三世即位后,英国国歌立即改为《天佑国王》,这距离英国上一次使用《天佑国王》已经有70年之久。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在位的70年太过漫长,以至于对很多英国人来说,《天佑女王》就是他们一辈子中唯一的英国国歌。

《天佑吾王》又是怎样诞生并成为英国国歌的?它对与英国联系紧密的诸多国家又产生过什么影响?

《天佑吾王》实际上完全是一首赞颂英王的王室颂歌,由于英王及王室的崇高地位而长期被英国及英联邦国家作为国歌使用。

但是众所周知,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国歌都是歌颂祖国、人民、民族和国土等意象的,英国的国歌却与众不同,不仅有着浓厚的基督教宗教色彩,而且仅仅歌颂国王个人。

英国如今的主体民族盎格鲁-撒克逊人,其实并非土著,他们来自欧洲大陆,是日耳曼人的分支。

他们渡海来到不列颠岛后,击退了原住民凯尔特人,占据了英格兰,然而这些日耳曼后裔又谁都不服谁,建立了七个小国家各自为政,这七国既互相征战,又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民族联盟,英国进入了群雄割据的“七国时代”。

而英国王室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9世纪的威塞克斯王爱格伯特,他在829年击败英格兰割据的其他盎格鲁-撒克逊人王国,结束了“七国时代”,成为英格兰共主,他也是英国第一个王朝——威塞克斯王朝(802年-1066年)的开创者。

虽然英国王室的传承可以上溯至爱格伯特,但如今英国温莎王朝王室成员与他虽有血缘关系,但这亲戚关系却不知道有多远了。

英国从古至今的10个王朝成员虽然确实都有亲缘关系,其中却经历过许多次父系和母系的继承更迭。

英国王室一般当然也实行“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父系继承方式,但不同于法国、奥地利等欧陆国家排斥女系继承的作风,一旦王朝缺少直系男性继承人,旁系甚至女系出身的后裔一样有机会出来宣称自己拥有王位继承权。

诺曼底(诺曼)王朝的开创者威廉一世起初是法国诺曼底公爵,他一个法国人,怎么能当英国国王——原来他和威塞克斯王朝确实有点血缘关系,但也真的只有一点:他的姨祖母艾玛是英国国王忏悔者爱德华的母亲。

恰巧这位爱德王死后无嗣继承,他以爱德华生前许诺王位和血缘关系两个理由,宣称自己应该是英格兰新国王,率领大军从诺曼底直捣英国,征讨已经继承了王位的哈罗德。

结果倒霉的哈罗德国王在黑斯廷斯之战战败阵亡,威廉一世就这样成了“征服者威廉”,当了英国国王。

威廉一世的继承理由其实颇为牵强,怎奈枪杆子里出政权,英格兰是被他真刀真枪打下来的。这一举也开创了英国王位“强者居之”的先例,只要和王室沾亲带故,就有理由争取继承权。

换句话说,英国王位继承的新规则,算得上是被威廉一世打出来的。而他自己的诺曼王朝,也倒在了自己开的“想当国王自己抢”先例之下。

威廉一世的妻子是威塞克斯王朝直系后裔,虽然她的后代君主将旧王朝的血统传承至今,但不幸的是,她生下的两位国王:威廉二世和亨利一世都没有儿子。

那时候英国还比较“男权”,没有女王这个说法,亨利一世想让女儿继承王位,被贵族反对只好作罢。

但玛蒂尔达和她的丈夫安茹伯爵还是后来的王位争夺中取胜——她的儿子亨利成为了亨利二世国王,开创了安茹王朝(金雀花王朝)。

自此之后的英国王室经历了各种大同小异的王位争夺。尽管无论是金雀花家族,还是兰开斯特和约克家族等都做不到长盛不衰,但你方唱罢我登场,共同维持了英国王室的血统不断,国祚长存。

而在王室稳固了英格兰王国内部之后,便开始了对周边的威尔士王国、苏格兰王国和爱尔兰王国的征服。

英格兰首先在1284年通过战争彻底征服了西面最小的威尔士王国,并将“威尔士亲王”设为传承至今的英王储君称号。

英格兰与苏格兰进行数百年长期僵持不下的战争后,1603年,苏格兰的詹姆斯八世兼任了英格兰国王(英格兰称詹姆斯一世),建立斯图亚特王朝,开始将两王国和平统合的进程。

虽然1642年-1651年爆发了英王和议会的内战,国王查理一世战败被处死,英国王室似乎面临被克伦威尔建立的“英格兰共和国”赶下台的危机。

但克伦威尔死后,英国人不满他的军事独裁,于是1660年查理二世复辟成功,重建王国。

尽管王室成功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后复辟,但在1688年光荣革命后逐渐失去实权,成为君主立宪制象征,放弃权力却更加稳固了王室的血脉传承与特殊的社会历史地位。

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议会通过《联合法案》,使得已吞并威尔士的英格兰和苏格兰“以大不列颠之名联合为一个王国”,联合王国的雏形已经具备。

1800年,英国与爱尔兰议会投票通过联合方案,1801年,“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建立了,伦敦终于将英伦三岛统一于一个旗帜下,英格兰国王也成为了整个联合王国的国王。

在联合王国建立后,虚位君主和王室作为从古至今的国家象征理应得到尊崇的观念也成为了全英国朝野共识,这不仅要尊重英王的虚位君主地位,保障王室的财产和豪华生活,更要在国家象征层面上尊崇赞颂英王。

例如将王室徽章作为国徽使用,国歌这一概念诞生后,英国本国的国歌自然也要着重考虑这一因素。

自从英国的邻国荷兰在1568年将《威廉·凡·那叟》定为国歌之后,这世界第一首国歌引起了欧洲各国纷纷效仿。

君主立宪制的英国为表现英国悠久的历史、君主制传统以及基督教信仰,最终青睐了这些要点齐全,第一句便是“上帝保佑国王”的礼乐《天佑吾王》。

这首歌曲相对于英国和王室来说,其实“很年轻”,它诞生于18世纪上半叶,究竟是何人所作词已不可考。

一般认为如今的曲调是由亨利·凯里博士所作,相传他在1740年的一次宴会中为庆贺海军上将爱德华·弗农突袭并占领海上霸主西班牙的港口的巨大胜利而唱起《天佑吾王》。

也有说法是在当时英王乔治二世在与试图篡权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叛军作战中失利,为鼓舞王党士气,有的人唱起了《天佑吾王》:“上帝护佑国王,愿他万寿无疆!……”

不管是哪一种起源,总之,尊王爱国主题的《天佑吾王》在近代欧洲各国纷纷创设国歌的风潮中,被想要选定一首合适国歌以不落伍于外国的英国人看中,逐渐被奉为约定俗成的英国国歌。

由于英国从未设置成文的《国歌法》规定何者为标准国歌。以至于英国国歌虽然旋律唯一,却至今存在多个版本歌词流传。

为了避免歌词版本冲突,作为国歌演唱时,《天佑吾王》一般只唱只有唯一版本的第一段——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演唱了三段《天佑女王》,几乎算破天荒的稀罕事了。

《天佑吾王》最早仅有使用“king”、“his”等男性国王词汇的《天佑国王》,英国悠久的历史中仅有五位女王,说明王室大部分时间里的原则还是男性继承者优先,仅仅是不排斥女性继承者。

但1837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国王威廉四世去世,仅有独生女维多利亚的顺位继承人爱德华王子却早在1820年去世,维多利亚顺利“递补”继位,成为1801年联合王国诞生以来第一位女王。

可这就出现了大问题:原来的国歌是只唱给男性君主的,没法歌颂女王。而前面说过英国的国歌虽非法定,但早已约定俗成,绝不可能轻易换掉。

为了适应女王在位,遂将《天佑国王》中关于英王的男性单词更改为女性单词,微调为新版本国歌——《天佑女王》,《天佑吾王》从此就有了两套版本。

1952年伊丽莎白二世继位后,也顺理成章地继承了这份遗产,让这个版本的国歌第二次被使用。

有趣的是,由于两位女王“待机”时间太久(1837年-1901年)(1952年-2022年),导致近两个世纪多的人们反而对《天佑女王》印象更加深刻。

在《天佑国王》旋律首次响起后不久的1763年,英国在七年战争中击败法国,成为第一殖民强国,进一步扩张其殖民地。

通过对各大洲土地的蚕食鲸吞——18世纪中叶独霸北美、1788年占领澳大利亚、1840年夺得新西兰、1842年占领中国香港、19世纪中叶控制印度全境、19世纪末占领埃及和苏丹以及1899年全面占领南非,当然除此之外英国还占领了许多殖民地。

理所当然的,英国国歌的旋律也作为当地使用的国歌飘扬在北美、澳洲、印度、南非乃至每一块英国殖民地的空气中。

时至今日,英联邦中仍然有国家“坚持传统”,以此为国歌或国歌之一,或是继承旋律而重新填词。

英国为殖民地带来的不仅仅是灾难和破坏,也带来了大英帝国的工业产品、典章制度和全新科技。

自然,殖民地上的每个人也成为了须向英王效忠的臣民,学会歌唱、演奏《天佑吾王》就成了殖民地人民的一份义务。

虽然英国国歌走出国门的历程充满了殖民主义色彩,走进殖民地的过程也充满了鹅不喝水强按头的侵略气息,但它庄严优美的曲调最终还是深入人心,哪怕殖民地已经脱离了英国控制。

比如,1776年北美十三州宣布独立,建立美利坚合众国,最终战胜英国,脱离了尚未完全的英国殖民体系。

但美国爱国歌曲《我的国家属于你》的旋律却是作为独立战争反抗对象的英国的国歌,填词则变为“爱吾土兮自由乡”等歌颂美国的词句,甚至在19世纪曾作为美国国歌使用。不得不承认,音乐的魅力超越了国界和政治。

除了英国的前殖民地,英国国歌在欧洲大陆也曾广受欢迎,受欢迎程度放在今日甚至有些匪夷所思——德国、丹麦、俄罗斯和瑞典等国家直接“拿来主义”,将《天佑吾王》重新填词后作为本国国歌使用。

要知道,近代启蒙运动兴起,欧洲民族主义萌发,很多国家都制定了富有本国民族特性的标志:国旗国徽国歌等。

而《天佑吾王》一曲多国用,如此“缺乏原创精神”的情况可以说也是近代欧洲一大“逆时代潮流”的奇景了。

例如,俄罗斯帝国的第一首国歌《俄罗斯人的祈祷》(1815年所作)使用的就是《天佑吾王》的旋律。

1871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为德意志皇帝时,所奏的国歌《万岁胜利者的桂冠》还是与英国国歌相同的旋律,而这首国歌早已在1795年被普鲁士王国定为国歌。

19世纪大部分欧洲国家还保留着君主制,而国歌的制定是国之大事,马虎不得,在国歌问题上欧洲相当多君主制国家那时仍莫衷一是,确定不下来。

此时正愁无国歌可用的欧洲各君主自然会被《天佑吾王》庄严肃穆的皇家气息所吸引,这首赞颂国王的礼乐也很合乎他们的脾胃,像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索性将《天佑吾王》重新填词使用——也得益于那个年代的国际法还管不了跨国“抄袭”。

1837年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继位,她的继位不仅改变了英国国歌,更改变了欧洲许多国家的国歌。

女王出于各种目的,出嫁女儿给各国王室贵族后,因为一系列联姻关系竟成了“欧洲老祖母”——德皇威廉二世是她的大外孙,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是她的外孙女婿,就连2021年才去世的菲利普亲王也是她的重外孙!

▲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的威廉一世加冕仪式,《天佑女王》旋律在法国宫殿为德国皇帝奏响

维多利亚女王的大举联姻,不仅让英王室的关系网铺满了欧洲各国,也推动了她在位时期(1837-1901年)的《天佑女王》“出口”到欧洲其他国家。

联姻后各国王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英王在欧洲王族看来就是“自家人”,既然是同一个家族,那么用同一个国歌旋律自然不成问题。

而且欧洲君主大都信奉基督教,上帝能保佑英王,歌词改一改保佑别的君主也无不可。更何况,当时的欧洲国君多数为实权君主,保持着“朕即国家”的浓厚君主制观念。

虽然欧洲民族意识早已觉醒,但囿于强大王权的压力,迟迟不能实现民族国家愿景,直到一战爆发,王冠纷纷坠地之后,欧洲民族国家才普遍建立。

在此之前欧洲君主国制定国歌和选定曲调当然会优先考虑君主和君主制本身,而不像现代民主国家的国歌特别崇尚表现本民族精神气质。

然而即使大英帝国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欧洲各王国帝国与英国似乎也亲如一家,终究也有日薄西山的一天,《天佑吾王》的旋律,也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戛然而止。

从英国国内来看,英国越来越难以维持对全球殖民地的控制,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联邦等重要殖民地先后改为自治领,一战和二战的沉重代价更让大英帝国承认各殖民地、自治领的独立,解体为松散的英联邦。

虽然英联邦至今仍然有15国家以英王为国家元首,但大英帝国已不复存在,获得独立的英联邦中也有诸多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等改行共和制。

因此《天佑吾王》即使再优雅动听,在民族独立情绪日益高涨的英联邦各国,也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让位给其他国歌也只是时间问题。

早在二战爆发时,加拿大爱国歌曲《哦!加拿大》就成为了加拿大事实上的国歌(1980年正式使用)。

而许多英联邦国家在改国歌这方面后来居上,印度独立后的1950年,大文豪泰戈尔作词的《人民的意志》成为了印度国歌;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后国歌改为《我的祖国》;新加坡独立后也有了新国歌《前进吧,新加坡》……

就连至今仍尊英王为国家元首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分别在1977年和1984年宣布了新国歌《天佑新西兰》和《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天佑吾王》降格到仅作为皇室颂歌使用。

从英国国外看,使用《天佑吾王》旋律的欧洲国歌从历史舞台上消失得更快,一战后德意志帝国和国歌《万岁胜利者的桂冠》一同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里。

而随着欧陆王国帝国的纷纷垮台,新的民族国家和英联邦国家一样,为了激发本国本民族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将国歌中的英国国歌旋律删掉,先后换成了新国歌。

即使是长期使用英国国歌曲调国歌《祖国请你召唤》的瑞士,也在1961年改换了全新的国歌《瑞士诗篇》。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君主制的没落,无论是欧洲大陆还是世界其他地区,使用英国国歌或国歌使用英国国歌旋律的国家越来越少。

目前,除了英国及海外属地,仍有新西兰和托克劳两个国家或地区使用英国国歌(新西兰1977年后作为两首国歌之一,与《天佑新西兰》一起使用)。

有趣的是,和英国没什么关系的一个欧洲小国列支敦士登,其国歌《在年轻的莱茵河上》至今仍使用《天佑吾王》的旋律。

如果在列支敦士登演奏国歌时有英国旅客在场,或许能听到“同调不同词”的奇妙国歌合唱。

尽管联合王国国歌如此声名远扬,但鲜为人知的是,英国各王国至今仍使用各自的国歌。

这是因为英伦三岛尽管统一为“联合王国”,是由于英格兰王国先后兼并了威尔士王国、苏格兰王国和爱尔兰王国(爱尔兰独立建立共和国后仅剩北爱尔兰王国),但又没有消灭这三个王国,而是承认其在联合王国中的独立存在,仅仅是将它们统括在伦敦的同一个国王、同一个议会之下。

所以实际上英国的各王国在自己的地盘还是保有自己的议会、国旗和国歌等国家象征。

▲英国国旗演进史,随着英伦三岛的逐步联合,英国国旗也逐渐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因此在国际上,作为整体的联合王国使用《天佑吾王》作为国歌,而在英国国内,它仅作为英格兰王国国歌被使用,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会使用本国国歌。甚至包括英格兰在内,一个王国可能会有不止一首歌曲在特定场合作为国歌使用。

提到这里,足球迷朋友一定会有所体会,在联合王国成员国各自为战的国际体育赛事的奏国歌仪式中,各国将分奏王国国歌。

例如足球比赛场上,英格兰和北爱尔兰代表队使用《天佑吾王》,苏格兰代表队使用《苏格兰之花》,而威尔士代表队使用《父辈的土地》。

有意思的是,如果英格兰队和北爱尔兰队狭路相逢,则只会奏一遍共同使用的《天佑吾王》。

而各王国在其他国际赛事中奏的国歌也是“百花齐放”,英格兰除了《天佑吾王》,还会使用《耶路撒冷》或《希望与光荣的土地》这两首经典“非官方国歌”;威尔士仍使用《父辈的土地》;苏格兰使用《苏格兰之花》或《勇敢的苏格兰人》;北爱尔兰也会用自己的国歌——《伦敦德里小调》。

之所以会产生英联邦国家都在唱《天佑吾王》而英国本土“国歌各唱各的”的怪现象,归根结底还是英国的联合王国体制中各成员国仍享有相当的自主权。

除了威尔士早早被英格兰吞并,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由于联合王国和平合并的历史,名义上还是完整的王国。因此可以使用独立的国旗、货币和国歌等等。

就连世界各国普遍都有的全国统一国庆节,英国至今都不存在,而是各王国各过各的。

英国没有任何御令或法律规定国歌,所以即使是《天佑吾王》这首使用几百年的老国歌,地位也时常被颇具国歌竞争力的《耶路撒冷》、《希望和光荣的土地》等爱国歌曲动摇。

不仅如此,由于没有官方版本,《天佑吾王》理论上可以被花样改编,实际上也有很多人这么做了。

比如,由于《天佑吾王》的曲调慢而低沉,很多场合下被改为更加活泼轻快的曲调来演奏,也不必担心违反任何法律。

英国摇滚乐队“皇后乐队”不仅改编了它的摇滚版本,更在几乎每次音乐会结束时都会演奏这首“摇滚国歌”。

英国独特的历史和传统,造就了英国如此特殊的国歌。而在英国国歌《天佑女王》调整为《天佑国王》的今日,新国王查尔斯三世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全世界目光的焦点。

英国的民众即使对女王有众多不舍,也要重新唱起70年前的《天佑国王》国歌,使用印有查尔斯国王头像的新货币。如今的英国,已经平静地迎来了查尔斯三世在位的新时代。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