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武汉赛马业发展 纯血马的“幸福生活”(图)

什么叫“马”性化?门上有观望窗,一有动静它们能探出头来,免得担惊受怕;相邻的马舍间有栅栏窗,“邻居们”抬抬头,随时可以有肢体和语言的交流,不会孤独。

再看看地面,一层厚厚的谷壳儿。“与国产马相比,纯血马更娇贵,国产马往往在水泥地上就可以休息,但纯血马就不行了,必须给它们铺上地毯。

”东方马城的总教练王新元介绍说,“当然,这样也可以保护马蹄,松软一些它们更舒服。”为了让纯血马休息得更好,在纯血马的“套间”里,都安装了空调。“纯血马既怕冷又怕热,因此夏天必须装上空调;冬天我们就会把门窗给封上,保证马房保持在一定的温度之上。”

好的纯血马一般来自美国和新西兰等一些国家,都是人工配种的,好的种马,配一次种就要10多万块钱。

而养一匹马的代价就更高了。为提高速度增强体力,必须多方面补充营养,所以它们吃复合饲料。它们的饲料有燕麦、麸皮、玉米、大麦,粗粮保证它们的营养全面,而且,食品当中还加了色拉油,“营养倒是次要的,拌在饲料里给它们吃是为了润滑肠道,纯血马最大的麻烦就是容易肠塞,饮食起居稍不注意就得手术抢救。”一位马房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

“马和人一样,一日三餐。一匹国产马每月的伙食费在1000元左右,而纯血马则费用更好,每月的伙食费1500元。”王新元说,为了让这些纯血马长得更好,还要给它吃鸡蛋、苹果,什么好就给吃什么。

饮食其实只是马消费的一小部分,马洗澡用的是和人一样的洗发水,但是一瓶洗发水只够一匹马洗三次,因此,给马洗澡也成了一项“高消费”。

此外马的一些护具也十分昂贵,普通的保护马腿的绷带,就要200多元一根,四条腿就是800块,而这些绷带都是一次性的,用完一次就要扔。马比赛时戴的防沙眼镜都是进口的,好一点的要5000块一副,比人戴的眼镜贵多了。

除此之外,马匹还必须进行训练,“如果一匹马一个月不进行训练的话,这匹马就废了。”东方马城老总胡越高说,“因此,养一匹马每年算下来大概需要五六万元。”

阿拉伯马是世界上最好的马,这也和中西亚马种的原始祖先有关,还有气候,但最重要的还是延续了上千年的有计划选育,才培育出这种良马。欧洲引进了这种选育技术,结合欧洲马高大的体型和阿拉伯马良好品质,培育出速度最快的英纯血,加上北非帕布马、阿拉伯马形成了影响世界马种最为深远的三个马种。

中国的马种体形小、耐粗饲、基数庞大,这适合中国人口多的现状,但选育始终是弱项,与欧洲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热衷品种培育的风气不同,中国对马种的培育相当随意,缺乏科学性和计划性,从未订立谱系,导致不少良马的基因流失。

不过,英纯血等欧洲马固然漂亮,但只能用于赛跑和配种。阿拉伯马才算是真正的世界第一,特别是伟大的匈牙利种马场用优质阿拉伯马为匈牙利轻骑兵培育的沙加——阿拉伯种马,真是让人看见就流口水。与之相近的北非帕布马是埃及突厥族马木留克骑兵的坐骑,旭烈兀的蒙古骑兵风暴横扫中西亚,一路上摧城破国,却在叙利亚惨败,失去了进军非洲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是输在了坐骑上。

近代著名的骑兵用马主要是盎格鲁——阿拉伯马、威尔勒马、摩根马、顿河马等,其中顿河马是剽悍的哥萨克骑兵坐骑,选育中继承了蒙古马的吃苦耐劳、阿克哈—塔克马的惊人耐力、英纯血的强健筋骨、卡巴金马的灵活机敏,外形高大神俊,吃苦耐劳和长距离奔跑能力十分优秀。中国现今较好的马种有三河马和伊犁马,均混有大量顿河马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