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是永久中立国?二战时是纳粹帮凶战后不承认犹太人存款

在国际政治和国际金融领域,但凡有人提到瑞士,大家都是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什么永久中立国啦,什么金融免税圣地啦,什么联合国欧洲总部啦,什么环境优美,国民彬彬有礼啦……

反正绝大多数人听到的都是美誉,极少能听到瑞士的负面新闻,尤其是对于企业家和富豪而言,瑞士更是转移自己资产的绝佳之地。

在无数心灵鸡汤式的文章中,瑞士的银行永远是信守承诺,以客户隐私为主的超级正派形象。

且不说最近瑞士银行撕掉了中立的面具,开始冻结俄国企业和个人的资产;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瑞士表面上是永久中立国,但是实际上却是纳粹德国的帮凶。

瑞士在二战中并不是有些文中写的“一直保存着犹太人客户的信息,等待着他们的后代来取”,而是吞没了那些被纳粹杀掉的犹太人客户的巨额财产,还把这些钱返还给了纳粹;

甚至瑞士人利用自己的中立国地位,把纳粹德国从各国抢来的黄金全部低价收购,平价卖出,帮助纳粹德国洗白了大量的资金,自己也大赚了一笔。

本期@以史为鉴 简单跟大家聊聊所谓的“永久中立国”瑞士在二战中的一些记载,让大家看清楚“中立国”的另一种面目。

从1938年的水晶之夜开始,德国在国内就开始了系统化的反犹、排犹。德国人首先通过《出售犹太人财产条令》强迫所有犹太人变卖自己的企业、房地产……

然后再掠夺犹太人随身携带的财物、首饰、艺术品。等到犹太人所有的财物都被掠夺,纳粹又开始把犹太人投入臭名昭著的集中营,把人制造成肥皂……

这些犹太人的财富有多少已经无法统计了,英国人在战后估计大约40亿美元(战后40亿美元,约合今天的400亿美元),而犹太人自己统计的数字是大约240-300亿美元。

但是这些钱并没有如瑞士银行标榜的那样,一直等着他们可能存在或不可能存在的后代来取,而是直接吞没了。

美国学者汤姆鲍威尔专门就此写了一本名叫《纳粹黄金:五十年的全景故事——瑞士纳粹合谋偷盗欧洲犹太人和屠杀幸存者数十亿》,里面讲述了很多幸存者取不出账户里存款的故事。

在另外一个故事里,犹太人汉娜葛连堡去瑞士银行找自己父亲的存款时就遇到了极大的阻挠。

汉娜4岁时,她的父亲被纳粹抓走,临走前汉娜的父亲告诉他三句话:第一你是犹太人;第二你在以色列有亲人;第三我在瑞士银行给你存了一笔钱当嫁妆;

汉娜躲过了大屠杀,从波兰辗转逃到英国,在二战结束后,汉娜去伯尔尼瑞士银行找回父亲给自己的嫁妆时,对方却告诉她需要提供家庭的详细证明,还有她父亲的死亡证明。汉娜气愤大骂:纳粹可没有给我父亲开过死亡证明!

汉娜从1946年一直查到1982年,瑞士600多家银行没有一家承认有她父亲的账户。

甚至纳粹屠杀的幸存者,一位以色列外交官要去查询自己长辈的账户时也被拒绝了,理由是:如果你没有账户号码,那就根本没机会查询!毕竟瑞士银行要替客户保密啊!

而纳粹德国在占据欧洲之后,掠夺了各国大量的储备黄金,在集中营还收集了大量犹太人的金银饰品;纳粹把这些黄金统统熔炼,转而打上德国的标志。

瑞士明知道这些来自德国的黄金来路不正,但是却不妨碍瑞士人低价收入,高价卖出,从中大挣一笔。

根据统计,瑞士中央银行在1939-1945年间,共从德国买入300多吨价值17亿瑞士法郎的黄金;

德国人有了这笔钱后又从瑞士这个对外渠道购买了大量的铬、钨等制造穿甲弹、提高装甲强度的,其他国家不可能直接卖给德国人的战略物资。

1943年,纳粹德国的经济部长冯克说:如果失去瑞士这个外汇渠道,德国的经济无法支持两个月。

当时德国帝国银行的黄金交易中,90%都是和瑞士银行进行的。德国帝国银行的副行长普尔曾经评论瑞士:这就是它仍然保持独立的一个基本原因。

瑞士银行抓住德国只有自己一个金融出口的机会,大肆收购德国的低价黄金(低于市价5%),然后把这批黄金以市场价、或者更高的价格卖给其他中立国家的银行。通过这一手段,瑞士银行就挣了2000万美元的差价(1997年价值2亿美元)。

除了金融服务,瑞士还给纳粹德国提供了机器、技术、轴承、电子设备等军工产品。瑞士各大表厂还同向德国供应精密零件。苏黎世的军工厂提供的40毫米口径高射炮,是德国应付盟军空袭的重要防卫武器。

瑞士的这一做法让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威廉莱希大为光火,他认为阻止瑞士人向德国提供军需的最好做法就是制裁瑞士。

瑞士因为标榜是中立国,也是欧洲仅剩的中立国,许多犹太人都希望逃到瑞士避难。但可惜瑞士当局则明文拒绝接纳这些犹太人,并且冠冕堂皇地说:“犹太人不应当被视为政治难民”。

大量本已获准入境的犹太人还被移交给德方,仅二战爆发的1939年,就有多达10万人犹太人被拒绝入境。私下帮助犹太人的瑞士人,甚至还被当局判罪。

而且到了二战末期,许多纳粹高官眼看失败在即,都在瑞士注册了匿名账户,转移了大量的财产。

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盟国要求瑞士冻结德国财产,并且把“有据可查”的黄金还给它的“合法持有人”。而瑞士却拒绝,最后双方陷入漫长的谈判扯皮。

1946年5月,瑞士和同盟国在华盛顿签订协议,瑞士仅仅出资2.5亿瑞士法郎就解决了盟国追着不放的无主资产、德国资产、德国掠夺物的问题,还让盟国不要追究瑞士在二战中的责任。

但是瑞士在二战时期的恶行虽然用2.5亿瑞士法郎的封口费解决了大部分问题,但是还有人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究。

1996年,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达玛托指责瑞士银行在二战期间为纳粹效力,战后又借口银行保密法阻挠犹太人亲属及后裔寻找遇难者存款,在4月30日举行了听证会。

达玛托是美国政坛著名的亲犹太派,他还担任参议院银行业务委员会主席,当时他正因为以权谋私的丑闻饱受批评,于是通过这种手段博得犹太选民的欢心,并且在96、97两年的时间内频繁大造舆论,向瑞士政府施压。

1997年5月7日,美国副国务卿埃森斯塔特公布了长达300多页的埃森斯塔特报告,首次以美国政府的身份施压瑞士,当时犹太人要求瑞士赔偿200亿美元给犹太人。

为了摆脱被动局面,瑞士拿出一大笔钱,建立了两个基金,一个是1500万瑞士法郎的大屠杀纪念基金;一个是出售瑞士中央银行黄金储备而获得的70亿瑞士法郎的团结基金。

大家注意,并不是70多亿瑞士法郎给犹太人,瑞士人表示这两项基金“运作后得到的利润全部来补偿犹太受害者”。

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实在过于巨大,于是双方诉之于法律,经过漫长的扯皮,在1998年的时候,犹太人组织和瑞士银行终于就索赔纳粹大屠杀时期的犹太人资产纠纷,达成12.5亿美元的赔偿协议。

但是这些其实都只是瑞士黑暗的冰山一角而已,当年的瑞士还可以说因为被纳粹德国包围,如果不配合就会有灭国的风险。

但是如今瑞士再次撕破了中立国的面具,开始冻结俄罗斯价值57.5亿瑞士法郎(约合393.7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还有什么借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