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尔之公众密码:海鸟和鱼相爱是不可名状对白

“他永远不应该也不会离开马德里。当他与皇马顺利地续约至2010年时,我就明白自己的一个心愿已经得以实现。”当年,劳尔的足球教父巴尔达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表示,他还幽默地拿皇马队长的全名“Raúl Gonzalez Blanco”玩起了文字游戏:“我觉得劳尔应该改名叫Raúl Siempre Blanco。”此话意为“劳尔永远是皇马人”,siempre是“永远”之意,而blanco有“白色”的意思,在此阿根廷人特指皇马的球衣颜色。

音犹在耳,转眼间却已物是人非。今夏,最具爆炸力的转会非“皇马双子星”劳尔、古蒂双双离开伯纳乌莫属。与伊布重回米兰相比,老哥俩终结的是一段传奇,回首那段“白衣飘飘的时代”,形象气质俱佳,公众缘超好的劳尔更是有着数不胜数的“故事”,不经意间提供了一组殊为难得的“公众密码”。

早在2002年备战韩日世界杯期间,时任主教练卡马乔为了给球员放松紧绷的神经,特意带着所有球员一起去看刚刚折桂奥斯卡的大片《芝加哥》。本来大家都很开心,可是没想到在看完电影准备回基地的时候,一群小球迷堵住了球员的去路。这些看到了劳尔的小朋友兴奋异常,他们哭着喊着往劳尔身边挤。这时候,人群中一个15岁的少年伸出手。他的本意是想摸一下劳尔。可是没想到由于太过拥挤,他跌了一个踉跄,抚摸于是变成了重击。

被重重击到的劳尔立刻抱住脖子,疼得脸上都没了血色。队友马上就把他送到医院检查,幸好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个少年因为闯下大祸,惊恐万状。他在道歉时说:“我不是故意的,他看我的时候我魂都没了,我只想摸他一下引起他的注意。劳尔是我从小的偶像,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伤害他的心。”

自1999年起,总部设在意大利罗马的联合国粮农组织(简称FAO)开始实施亲善大使计划,目的是提醒民众全球范围内仍存在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现象。2001年,该组织发起了一项邀请知名人士参加的反饥饿运动,以期在公益活动中通过利用明星的公众号召力获得来自社会各界的募捐,以帮助更多的人摆脱饥饿,而第一个获得邀请的足球人就是忧郁王子罗伯特·巴乔。

2004年10月28日,伯纳乌,在愉快而温馨的气氛中,足球界的另一位“王子”劳尔·冈萨雷斯·布兰科,由于其杰出的足球成就和高尚的人品,被任命为“FAO亲善大使”,成为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一位西班牙人。在致辞中,劳尔表示了为根除世界上的饥饿问题而奋斗的意愿,他表示:“我恭敬地接受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任命。它对我而言是一个好机会,能够参与全世界的反饥饿运动这样一项庞大的工程。尤其是在我为皇马效力10周年纪念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愿以自己的行动来回报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们,并且以这种特别的方式为年轻人提供帮助——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始终牢记让这个世界远离饥饿。”最后,劳尔呼吁全世界的青年和儿童都行动起来,为帮助最贫困、最无助的群体而奋斗。

当年,耗资600万欧元,由西班牙籍好莱坞电影明星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领衔,小贝、劳尔、卡西利亚斯等皇马巨星加盟的俱乐部历史上首部电影《皇马,电影》(《Real,LaPelicula》)曾经风靡一时。这部影片以“皇马之梦”为主题,成为当年夏季皇马全球巡回赛前往北美和亚洲造势的利器。在影片的拍摄工程中,电影界和足球界两位最性感的“西班牙王子”惺惺相惜:早年曾入选过西班牙国青队,因伤退役的班德拉斯对劳尔的球技、人品赞不绝口;而“金童”在与“西班牙情人”的接触中,引发了对电影的极大兴趣,并且流露出今后一定要涉足影视界的意愿。

对于劳尔以及皇马群星来说,这确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就像该片导演曼索所说的:“皇家马德里俱乐部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一面,通过这次拍摄,我从根本上改变了对于足球明星的偏见,他们对于艺术、形体和内涵的理解力令我惊异,同他们合作让我感到十分愉快。不是我特意恭维这些球星,他们的演技完全可以和班德拉斯媲美。”

体育圈名人支持球队往往朝三暮四,“飞人”博尔特也概莫能外。他曾不止一次地宣称自己是皇马的铁杆球迷,最欣赏范尼和劳尔的锋线搭档,博尔特的经纪人团队曾高调宣称牙买加人得到了皇马的试训邀请,将随队训练一天,但后来却没了音讯。不过,自从最喜欢跨界合作、强强联手的弗洛伦蒂诺重新夺回俱乐部的话语权,牙买加人终于有机会作为嘉宾在伯纳乌为球队开球。球场下,“飞人”大咧咧地自称短跑界球踢得最好,直叫劳尔等人忍俊不禁,最终双方各以自己的战袍相赠了事。

未过多久,就传来了博尔特与C罗切磋技艺、“互相帮助”的讯息,对这个“花心大萝卜”劳尔也只能一笑了之。

2010年6月1日,还是在伯纳乌,劳尔端坐在自己的新书发布会上,介绍着自传《劳尔,价值的成功》。在他的左手边是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主席的另一边则坐着名誉主席迪·斯蒂法诺。细心的记者发现,当皇马队长侃侃而谈时,一旁的弗洛伦蒂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凝视着这位十几年来的马德里旗帜,脸上却找不到哪怕一丝笑容。很快,发布会进入到签售环节,起身离座的劳尔走向了最左边的迪·斯蒂法诺,一手搭着老人的肩膀,一手紧握他的右手,满脸诚挚地说着什么,却完全跳过了就在临座的主席大人,使得后者只能在尴尬中将视线转向垂垂老矣的阿根廷“金箭头”……

能让队长冒着公众形象受损的风险和主席反目,弗洛伦蒂诺的所作所为可想而知,而在劳尔为数不多的“失态”公众形象中,他的我行我素,显示了他性格中执拗率真的一面,莫伦特斯、耶罗、博斯克,及至今天的古蒂,他在维护“皇马原色”的同时,不惜放逐自己。